微信扫一下

订阅全球汽车用品网官方微博
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资讯 > 汽车改装 > 车身改装 > 改装就等于飙车?这或许是对深圳改装车群体的误解

改装就等于飙车?这或许是对深圳改装车群体的误解

2014-04-28浏览量:1327编辑:Amee来源:南方都市报(深圳) 

      在深圳,有停车场的地方基本都能发现改装车。今年5月汽车改装法规将有望制定出台。

把车停在露天车场静态观摩是深圳改装车族最爱做的事



      两年前,当深圳“526”撞车事故发生之后,有一个群体可谓“躺着也中枪”,他们就是改装车族。在当年警方随后展开的打击整治酒驾、飙车等违法行为专项行动中,一些待在停车场的改装车也被“掏窝”。长久以来,社会舆论对改装与飙车几乎持等同的态度,然而事实确实如此吗?上周,南都记者走进了深圳庞大的改装车群体,却发现,比起电影《头文字D》里拉风的漂移耍帅,深圳的改装车发烧友们实在“怂”得可以,他们每天最大的乐趣,就是找一间有露天停车场的便利店或者茶餐厅,买一杯饮料然后蹲在路边欣赏爱车;而如果想一较改装水平高下,去珠海和肇庆、下专业赛道P K才是正经事。

全国第一本专业改装车杂志诞生于深圳,在这里只要有停车场就能发现改装车

      大凡对汽车知识有点了解的人,几乎都能轻易发现改装车在深圳究竟有多普及。前后拥有过12辆改装车的深圳“土著”Juno(孙俊龙),非常肯定地对南都记者表示,“在深圳,有停车场的地方基本都能发现改装车,只不过有些改得张扬,有些改得非常低调。”而一组数据也可以很好地证明Juno的判断,据行内人士的不完全统计,深圳从事改装车生意的车行有500家左右,而这一数字在北京和上海,可能只有一半。另一个不为人所知的事实,就是全国目前唯一的两本专业改装车杂志,都栖身于深圳,Juno担任现执行主编的《汽车导报:改装与四驱》,早在8年前就第一次将专业改装车杂志带上中国舞台,如今这本业内最早的月刊刚刚度过了其100期生日。

      与多数人从电视里获得的改装车发烧友的印象不同,他们并非满口京片子、热衷于在地下车场飙车赌钱,事实上深圳的改装车群体们有着自己特有的标签:几乎都具备海外留学背景、人群集中构成是深圳土著或者外企员工、大部分经济状况良好。由于毗邻港澳,这个群体明显比内陆城市显然更为理性。用Juno的话来说,就是“耍帅炫酷几乎是上个世纪的事情”,因为很早就受海外和本土专业改装杂志的熏陶,几乎每一个改装车友对改装车都有自己的见解,给车行100万,把车改得越快、越炫越好的“土豪”做法在深圳几乎不存在。从事改装车行生意近十年的阿云,总认为深圳的改装车主“非常磨叽”,“他们能提出自己专业的想法,也不是把车丢在车行就了事,事实上,他们基本上会跟进汽车改装的每一个流程,换什么零件、用什么牌子都心知肚明,绝对不好忽悠。”

现实中的改装车车友最爱蹲在路边静待,欣赏爱车的飙车片段只会发生在专业赛道上

      如果不是整整一天地跟踪采访,南都记者几乎很难发现深圳的改装车发烧友们还有一个非常无聊的“怪癖”。对于他们来说,《头文字D》里藤原拓海华丽的山路漂移只是“丰满的理想”,“骨感的现实”则是,没有专业国际赛车场的深圳,只能让这群改装车发烧友平时最大的乐趣,就是找一间有透明玻璃窗可以看到露天停车场的餐厅或者便利店,买一杯饮料然后蹲在店内或者门外,三五成群欣赏停在车场的爱车。因为在平时,他们的改装车只能停在见不到天日的车库里。

      上周四晚上,南都记者参与了他们的一次“汽车观摩会”。在福田一间商场的户外停车区,集结的改装车停成几排,车主们走进附近的711便利店,每人拿一瓶饮料,然后蹲在路边,痴痴地望着爱车;碰上偶尔新加入的车友,大家会互相跑到对方车前观摩一方,彼此交流心得;两小时观摩之后,开车去附近的肠粉店吃一碗肠粉当消夜,然后散伙回家。最夸张的一次是,为了抢到coco park一间星巴克的户外停车位以便在店内看到爱车,这些“神气”的改装车发烧友竟然在门口蹲守了一个多小时。

      花数十万把爱车改装,当然不会仅仅满足于静态地欣赏。事实上,几乎每隔一段时间,《改装与四驱》和另一本专业杂志《性能车》就会组织“赛道日”,究竟改装后的汽车可以达到什么水准,一伙人组队去肇庆、珠海的国际赛车场,下到赛道一较高下才最有说服力。而平时在深圳,这些改装车友们其实很“老实”,《改装与四驱》前执行主编姚威就毫不讳言地向记者表示,“可以说,在深圳交规还没有提倡机动车礼让行人时,我们就先做了;还没有普及儿童座椅时,我们这些人的车后座就都有了。”

改装车车友之间也有界限分明的“鄙视链”,他们比任何人更期待改装法规的早日出台

      与改装车友们一天的接触,南都记者还有一个有趣的发现,那就是在这个数量庞大的群体当中,其实也存在着界限分明的“鄙视链”。大体而言,他们可以分为三类:日系车群体、欧系车群体以及“汽配城风”群体。高中时代拿到驾照就开始玩车的Juno是日系风的忠实粉丝,在他看来,日系车改装才是真正懂车的人会做的事,“玩日系车的人基本上是国内最早接触改装的人。那些欧系车我们都叫‘买菜车’,设计得太人性化,缺乏驾驶乐趣,傻瓜都能开”;而在欧系车的推崇者们看来,“日系车是老派、改装车界的穷鬼才开的车”;这种偏好的分歧在他们的日常活动中也非常显而易见,在隔三差五举行的“汽车观摩会”上,欧系改装车和日系改装车总是各自停在一边,互不干扰。

      而在日系和欧系群体面前,他们却有着一个共同的鄙视对象,就是被称为“汽配城风”的改装车群体。这个群体通常都有统一的特点:刚刚接触改装车,对正品不感冒,喜欢炫酷浮夸的改装风格,而且,热衷在路上开快车。事实上,这个群体几乎就代表了大众对改装车群体的固有印象。事实上,“汽配城风”一直被专业的改装车发烧友视为“毒瘤”,因为他们追求廉价的山寨零配件,喜欢在城市道路开快车泡妞耍帅,甚至一度在路上对其他改装车进行挑衅。绰号“姣婆”的丰田86车主在路上正常行驶时,就多次被一部浑身挂着山寨配件的伊兰特改装车“逼宫”,“让我去盘山路跟他飙车,一较高下。拒绝了还老是在车前试图截停我,最后他自己给撞了。”

      事实上,比交警、普通市民更热切期盼改装法或者改装条例出台的,恰恰是深圳这批专业的改装车友。在改装车比较发达的美国、日本、德国等国家,汽车改装行业早已形成了公认统一的改装法规和技术标准。其中,日本的汽车改装法规是全球较为详细和相对严谨的,其国内改装、零部件生产商各自组织了不同的专业协会,来和政府共同协商各项标准的拟定和进行业内自我监管,保证产品符合道路交通法和保安基准的限制和标准。日本的改装法规列明了80多项可以无须申报的指定部品,车迷们只要购买这些认证了的配件进行改装,便具有了品质和法律上的保证。而在目前的中国内地,对于改装的法律规管几乎还是空白。

      Juno认为,改装是人们在量产化的汽车工业下对个性和完美驾驶体验的追求,汽车不仅是一种代步工具,私人定制在国际上早已是一种趋势。采访末,他向记者表示,业内有收到消息,据说今年5月汽车改装法规将有望制定出台,“这对于我们来讲,是一个非常值得期待的好消息。”
分享到: